东莞制造,除了产品畅销世界,打工者也离开祖辈世代居住的地方,开始了流动。打工者的爱情,婚姻,也开始跨地域,跨国界,发生一系列的变化。
作为打工者中的一员,我仍关注东莞工友们的生活。爱情是年青打工者必须面对的现实,他们在长时间枯燥无味的工作之余,寻找自己的伴侣,开启拍拖、结婚、生子之路。
随着时间的变化,制造业也正在巨变,大量来料加工企业正在退出,更多高端智能的现代制造投入使用。曾经年青的一代,在流水线上消耗了青春之后,思维迟滞,已被现代制造抛弃。他们的爱,在收入没有保障的情况下,会如何呢?
我在废弃工厂中拍摄到的破败场景,与工友们的爱情生活合成,形成了这些影像,是对《爱到永久》的提问。